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新闻传播教育需面向移动时代

2019-02-04 22:57      点击:

  我们要重视传媒素养、新闻素养对社会和公众的意义,包括对传媒环境、机构和体制的影响。从目前我国新闻传媒系统的情况来看,从国内现有的受众调查、青年调查、传媒素养调查来看,我国干部、媒介人和普通公民虽已有一定传媒素养,但还远远不够,许多人仍停留在泛政治化时代的水平,对新闻传媒的性质、功能、作用、社会责任、品质标准等等,离科学的、全面的认识还相当遥远。如只知新闻传播、新闻媒介有宣传、舆论或休闲娱乐作用,而对其瞭望环境、交流意见,实现人民的知晓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作用,则知之甚少或漠不关心。这是我国传媒环境和传者问题的根本所在,需要通过全面、有效的教育予以改变。

  一是优化个人媒介环境的需要。我们知道,“媒介世界”、媒介环境对人的主观世界,人的思想情感、态度行为,人的社会化和全面发展,都有很大的影响。过去各人所接触的媒介都差不多,主要是大众媒介决定了人们的媒介环境,构成了人们所遇的“媒介世界”。现在人们选择媒介的余地大大增加了,方便性大大提高了,自主性大大增强了,各人所接触的媒介会有很大的差异,人们的媒介环境越来越多地取决于选择者自己。于是人们的选择偏好、能力也就越来越重要,于是人们对传媒的了解,对传媒的社会作用、与人的关系等等的认识也就越来越需要。

  二是优化社会媒介环境的需要。新媒体时代的传媒内容制作和发送者已不限于专业传者,越来越多非传播专业的机构和个人,通过新媒体直接向公众进行信息发送、转发和评论,构成社会和公众的媒介环境之一,且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其影响越来越大。因而对非专业传者——现在已可涵盖绝大多数上网的机构和个人——进行传媒素养教育,提高他们的传播质量和社会责任意识,已成为优化社会媒介环境的重要措施。

  三是避免误读负面信息的需要。有人认为,医患关系紧张在一定程度上是媒介对医院和医生的负面报道造成的,对官员、对幼儿园教师等等的不信任也是如此。新媒体对受众注意力的强劲争夺,使各种媒体再也不能忽视公众的信息需求,轻视新闻规律和传播规律,于是争相传播新闻价值大、更能引人关注的信息,其中负面信息占很大的比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从新闻价值来看,我们不能要求新闻传者不传播这样的信息,在新媒体时代这样的要求也不会有效。但确实有不少人,凯发k8国际,以为媒介就是现实世界的复制,媒介中负面新闻占多少,就是现实中负面事物占多少。我国受众曾长期处于负面新闻被严控的环境中,现在更难适应,也就更需要传媒素养、新闻素养教育。

  总之,现在已进入全民传播时代,要提高全民的传媒素养;现在也已进入全民新闻传播时代,要提高全民的新闻素养。

  我们的传媒素养、新闻素养教育对象可分为各级各类干部、传媒工作者、在校学生和其他普通公民。目前尤其要加强对干部和学生的宣传教育,以及对青少年的新媒体素养教育。青少年网民越来越多,他们的是非判断和自我控制能力、对信息的分辨和选择能力相对较弱,新媒体的形式和内容又远比传统媒体新颖多样和复杂。此外,许多中学生染上了“网瘾”而不能自拔,许多大学生也把大量时间泡在了网络聊天、游戏和色情内容,影响了学业和身心健康。

  传媒素养、新闻素养的提高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和媒体“言传身教”相结合。这应成为大学的新闻与传播院系的社会责任和广阔空间。可面向全校、乃至全社会,开设有关课程和讲座,还可面向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培训有关师资。

  夯实专业基础和扩大教育范围都涉及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具有涵盖性、根本性的教育,培养根本素质,也可说是元素质,犹如人的元气,能贯通到其它各种认识、思想和行为,包括重要常识,思维方式,人文、社会、审美等基本素质的教育。

  新闻与传播教育一方面要对本专业学生加强社会、人文乃至自然科学方面的通识教育,另一方面要提炼本学科的内容,形成通识教育课程,向其它专业的学生提供。

  新闻与传播专业的学生要有宽广的知识基础,良好的人文素养和高度的社会责任心。现在他们要学的新技术、新技巧很多,包括信息采集和加工制作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乃至定量调查、数据可视化等等。这些学习不仅对通识教育的时间会有挤压,而且学习效果立竿见影,对学生更有吸引力。作为教育机构,就更要在通识教育上花力气。

  现在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大都并不从事新闻工作,且女生相当多,她们在生育后有的又会换工作。要让学生都能终身受益,需给他们打下宽厚的基础,提供通识教育、文字和口头表达训练等,同时又让他们能根据自己的特点和志趣,在多种方向和课程中选择。

  另一方面,在现代社会中,新闻和传播媒介是人们生活、学习和工作的工具,是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工具,对个人、组织和社会都日益重要,新闻素养和媒介素养,即对新闻和传播媒介的认识和利用方面的素养,应是通识教育的重要内容。在移动传播时代,社会公众在新闻和传播活动中已有很大的主动权,充分发挥新闻和媒介的积极作用,防止其消极影响,更有赖于全社会的新闻素养和媒介素养。

  通识教育课当内行不觉浅、外行不觉深,既不是简单的通俗课、概论课、娱乐课;又能被非本专业的学生也顺畅地理解接受。

  教材的水平高低与教材的产生环境有关。目前教学与科研机构的工作量和成果计算中,教材一般只能顶半部专著。实际上,许多优秀教材的编写难度和工作量,并不亚于一般的专著,其社会作用也远在许多专著之上。应在我们的体制和管理上,鼓励一流的专家学者编写教材,鼓励把最新的研究成果放进教材。而作为作者,则应有为人师表的风度,不计名利的奉献精神。

  还应鼓励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在市场上已有几种《新闻学导论》《新闻学概论》等书时,笔者也写了一本,提出了关于新闻定义、新闻价值等新闻本体问题的新见解,关注了报道价值、新闻源等等以往被忽略的问题,还融入了新闻专业主义、新闻职业规范、公共空间、公民新闻、预测性新闻、媒介影响力、新闻事业与传媒产业、新闻改革、数字化、全球化对新闻传播的影响和对策等许多新问题,在体例上也与其它同类书籍有很大的不同。清华大学出版社看到后立即表示愿意出版。从许多教师的反映来看,效果还是很好的。

  新闻与传播教材中的绝大部分内容,大学生自己都能看懂,许多解释和参考资料,目前在网上也基本都能方便地找到,还能方便地储存和检索。然而,对一些重要的内容不仅要了解,还要能深刻地理解,牢固地掌握,灵活地运用,甚至激发出新的创造性思维。珠三角节后普遍缺工 企业火车站蹲点抢人_资讯频道,我们还需要和可以通过教学,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和相应的职业精神。

  因此在数字化、网络化时代,大学的新闻与传播专业还是要办的,但教学的方法和重点,则要与时俱进。书本、网络能做好、甚至能做得更好的事,就不要在课堂上越俎代庖了,腾出时间来,用于书本、网络做不了或做不到更好的事。

  教材要有一定的全面性,课堂教学则不必,而当更加突出重点,更有针对性地解惑释疑。融入理论和实践的新发展、新现象、新案例,进行生动的讲解、启发和讨论。使课堂教学与教材及教学网站互补。

  教学网站当力求资源丰富;学术民主,兼容并蓄;更新及时。将来还可通过打造和利用“幕课”(Mooc,互联网在线开放课程),进一步精简课程和扩大教育范围。这些都需要有相应的体制和机制保障。现在高校一般是按教学时间和研究成果计算教师的工作量,还当把教学网站的建设和维护工作也计算进去,并按照“幕课”的受益人数,给有关教师以相应的报酬,鼓励百花齐放,推陈出新。

  数字化传播的新发展不断给新闻教育提出新的挑战和机遇。如现在,社会需要既懂内容,又懂技术、用户、社会的复合型人才,内容方面既需要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懂的全媒体人才,又需要对某种内容特别内行,能在只有第一第二、难容第三第四的新媒体上立足。而许多学生却对读书、上课的兴趣远不如在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看视频、微博或聊天,上课时也如此。

  于是一些新闻院系不仅开设新媒体、传播技术等新课程,还着力培养学习兴趣、潜力和眼界,培养思维、专业、技术能力和延伸能力——向其它专业领域延伸,给跨学院跨专业学习创造条件,,引进业界人士任教。还可利用数字化技术,进行体验式、游戏式教学,以及与其它学校、研究机构等远程合作培养人才。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